當前位置: 首頁 > 走進君山 > 文明君山

【新春走基層】長江邊的浪漫事兒

編稿時間: 2019-02-18 16:45 來源: 區委宣傳部 瀏覽量:1次  字體:

對金平來說,長江就是他的家、他的命、他的夢。

金平是岳陽市君山區廣興洲鎮沿江村村民、廣興洲鎮汽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。

2月1日,記者來到廣興洲鎮江南渡口,遇見古銅膚色的金平,他正在江邊撿垃圾。“要過年啦!得把江邊收拾干凈。”金平說,“我在長江渡船上工作、在江灘上居住了9年。可以說,與長江朝夕相守。不過,為了保護一江碧水,房子去年拆了。”望著渡口大樹上的喜鵲窩,金平高興地念叨著:“長江環境越來越好了,鳥兒也把窩建在了長江邊上。”

曾經:“長江養活了我們全家”

“從以前靠長江賺錢,到現在保護長江,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”金平告訴記者,1988年他24歲時,學會了開拖拉機,25歲成家后,開起了小四輪,拉白菜賺錢,但賺得很艱難。

2010年,金平承包了江南村(現沿江村)的江南渡口和渡船,很快學會了開船。“那時,我們有1個船長、2個駕駛員、2個輪機手、4個水手。每年可為江南村創收30萬元。我一年也能賺七八萬元呢。”

金平干脆搬離堤內的父母家,和妻子平靜在渡口蓋了一棟70多平方米的房子。開設了小賣部,由妻子經營打理,一年收入能達到5萬元,店子一開就是8年。金平說:“自從承包了這個渡口,賺錢變得容易多了,是長江養活了我們全家。”

轉折:“明白了保護長江的重要性”

2018年,江南渡口迎來了歷史性的“轉折”。為了呵護好一江碧水,君山區開始整治長江岸線碼頭,江南渡口自然是重點整治對象。5月,金平夫婦把房子拆了,去鎮上安了家。

記者來到金平的新家,見到了他的妻子平靜。回憶起拆房子的往事,平靜卻不再“平靜”,神色有些激動:“最開始,知道整治碼頭要拆我家房子,我說什么也不答應。”

平靜說,不僅他們家不同意,其他被拆的人家也不同意。多年來,大家靠長江賺錢,沒有哪個不怕失去這一重要經濟來源的。廣興洲鎮的干部們開始上門做工作。從鎮黨委書記龍世友到村干部,個個輪番游說,上門不下10次。

“鎮黨委書記來了,村支書來了,村主任也來了,把我家門檻都踏破了。”金平說,“干部們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,我們也漸漸明白了保護長江生態環境的重要性。”

說話間,金平剛結婚的大女兒帶著女婿“回門”來了。平靜告訴記者:“拆掉房子,兒女們功不可沒。為了打消父母房子被拆后無處居住的顧慮,我家3個女兒和小兒子,集資在鎮上買了一套房子給我們。”

“保護長江,年輕人更應該不遺余力。”女兒眼神里透露出篤定。

干部們勸說、兒女們支持,讓金平夫婦動搖了。2018年5月,金平夫婦決定“舍小家為大家”,毅然把房子拆了。他們不僅自己帶頭拆,還動員鄰居拆,有3戶人家也迅速拆了江邊上的房子。

如今:“這是我們老兩口最浪漫的事”

沒有了砂石場、養豬場,沒有了小賣部、空心房,長江灘頭進行了復綠。眼前的江南渡口,恢復了曾經的自然之美,成群的鳥兒在這里棲息,大地潔凈而安詳。

“攝影家慕名來江邊拍鳥,有些人還到我家吃飯哩。”平靜說,“他們說江邊風景很美。我聽了,感到很自豪。”

記者忽然問平靜老家是哪里?她說,就是江對岸監利縣的。

“您與老金是怎么戀上的?”平靜答曰,媒人介紹的。

記者故意逗她:不浪漫。

“現在浪漫了啊!”平靜搶白道,“我家搬進了廣興洲;大女兒在廣州教書;二女兒在蘇州開服裝店;三女兒在長沙(橘子洲頭)上班;老四是兒子,在杭州工作。我們一家工作、生活的地方都有一個‘洲(州)’。有水就浪漫啊!我們要響應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,呵護好一江碧水!”平靜爽朗的笑聲,讓整個房間都靈動起來。

記者發現,金家客廳掛著3幅畫,都是麋鹿。“是大女兒畫的,代表著家里的3個優秀女兒。”平靜反問記者,浪漫不?

浪漫!

平靜繼續講述著“浪漫”:“孩子們都各有所成,都很孝順。我也不用開店了,現在就在長江邊上散散步,看看鳥,看看江豚。這是我們老兩口最浪漫的事兒!”

“小時候的長江,就是動物的天堂、小孩子的游樂場。”金平從小在長江邊長大,與蘆葦為伴。白鶴、天鵝、野鴨、鷺鷥、綠頭鴨、江豚、烏龜……金平細數著動物的種類,仿佛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孩童歡樂時光……

辽宁十一选五